跳至主要內容
stop
play

革命的代價 ─ 從數幀孫中山先生的歷史照片說起

孫中山先生自1894年11月在檀香山創立興中會後,於翌年2月在中環士丹頓街13號「乾亨行」成立了香港興中會總會,並隨即在香港策動革命史上的首次起義。原定於1895年10月26日起義的乙未廣州之役,因消息洩漏而流產;孫先生當時尚在廣州城內,清廷以重賞緝拿,於是他取道澳門到香港,東渡日本後剪辮易服,隻身前往檀香山,開始了長達16年的海外流亡生涯。

一九零一年孫中山在夏威夷與家人的合照

因從事革命在當時是株連九族的大罪,孫中山先生的家人亦在革命黨人的協助下,於1896年舉家由翠亨村前往檀香山,投靠在當地發跡的孫先生長兄孫眉。1901年4月至6月孫先生重返檀香山時,在異地與家人團聚,並留下了這幀罕有的合照。第一排正中是孫先生的母親楊太夫人,站在前面的是幼女孫婉,左邊的是長子孫科,右邊的是長女孫娫。第二排由左至右是女僕月紅、孫眉妻譚氏、侄細威、孫眉、孫中山、孫夫人盧慕貞、孫順霞及女僕。

孫中山先生與盧慕貞夫人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於1884年在翠亨村完婚;婚後孫先生長時間在外讀書及從事革命,二人聚少離多。長子孫科於1891年10月20日在翠亨村出生時,孫先生仍未完成學業,尚在香港西醫書院習醫。長女孫娫於1894年3月31日誕生時,孫先生正為革命事業而廢寢忘食,曾於6月到天津上書李鴻章,並於11月往檀香山成立興中會。幼女孫婉生於1896年11月12日,巧合地與孫中山先生同月同日出生;孫先生已於數月前離開了檀香山,而他在孫婉出生時又剛經歷了動人心魄的倫敦蒙難。孫先生於蒙難獲釋後在英國及日本活動,直至1901年4月至6月重返檀香山時,才與4歲多的孫婉首次見面,父女與家中各人留下了這幀合照。

孫中山先生舉家在檀香山的起居全賴孫眉的財政支持,而孫眉自1894年起在檀香山加入興中會後,便盡傾家財資助弟弟的革命運動,終至破產。1907年,孫眉攜同一家與母親楊太夫人、盧慕貞、孫娫及孫婉遷居九龍牛池灣,直至1910年孫眉因革命運動遭香港政府驅逐出境後,再舉家遷往馬來亞檳城。其間孫科一直身處檀香山,先後肄業於聖安東尼小學及聖路易斯學院。

孫中山先生與元配夫人盧慕貞,英文秘書宋靄齡及三位兒女在廣州合照,1912年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南京政府於翌年元旦成立,孫中山先生被推選為第一任臨時大總統。1912年2月9日,盧慕貞攜同兩女經新加坡返回上海,再前往南京。這時孫科亦已從檀香山返國,孫先生一家五口遂得以在南京團聚,並舉家在遊武漢及福州後返回廣東,在廣州留下了這幀珍貴的全家福,拍攝的日期是1912年5月。前排二人是盧夫人及孫先生,後排左起為孫娫、孫科、宋藹齡及孫婉。宋藹齡是孫先生第二任夫人宋慶齡的姐姐,在孫先生辭退臨時大總統後便出任他的英文秘書。

就在孫家於革命前夕旅居香港時,孫中山先生的母親楊太夫人在港逝世,享年83歲,安葬於西貢濠涌百花林。當年香港政府對孫先生頒下的驅遂令仍告生效,孫先生自然無法回港為母親奔喪。直至辛亥革命成功後,孫先生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前後共91天,並於1912年4月1日正式解除大總統職,在同月24日乘船經香港前往廣州。當時香港各社團本已預備了盛大的慶祝活動,惟因香港政府下令禁止,孫先生固然未能上岸,各歡迎活動亦被迫取消。下照攝於1912年5月14日,當時孫氏親屬一眾前往百花林掃墓,包括了前排左三的陳粹芬、左四的盧慕貞、右三的孫娫;後排穿西服的中站者孫眉,在他前方的兩小孩孫乾及孫滿,以及孫眉身旁穿吊帶褲的孫科。在芸芸眾人當中,並不見孫中山先生的蹤影;而孫先生得以重返香港時,已是此照拍攝後的四天,即5月18日。

一九一二年五月十四日孫氏親屬到楊太夫人於西貢濠涌百花林的墓前拜祭


孫中山的長女孫娫

孫中山先生終身為革命奔波,既不能見到母親臨終一面,與長女孫娫亦如此。1912年7月,孫先生與子女三人經過數月來的短聚,孫娫及孫婉姊妹便隨兄長孫科留學美國,入讀加州柏克萊大學分校。孫娫抵美後不久,便因病於1913年3月折返澳門母親的住所養病。當時孫中山先生正忙於策動討袁起事,得悉愛女病重的惡耗後,於6月20日趕往澳門,惟因軍務倥傯,於6月23日晚從澳門前往香港,而孫娫就在兩天後(即6月25日)於澳門病逝,年僅19歲。


上述數幀歷史照片,引證了孫中山先生為革命活動而奔走各地、與家人聚少離多的事實,可見他為實踐民主共和的理想曾付出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