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stop
play

孫中山與康德黎

康德黎醫生

康德黎醫生(James Cantlie,1851-1926)是一位原藉蘇格蘭的外科醫生,1887年來港到雅麗氏利濟醫院(Alice Memorial Hospital)行醫,並在他倡議下創辦香港西醫書院(The 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kong),以醫院為實習的場所。1889年至1896年間,康德黎醫生繼孟生醫生(Patrick Manson)出任該校第二任的教務長。康德黎醫生當年在西醫書院教學時,曾講授解剖學。現藏英國的康德黎檔案中,便有一批學生的解剖學考試答題卷,日期是1887年12月9日,當中包括了孫中山、江英華及關景良等人。下圖所示為孫中山先生當年親筆書寫的答案,圖文並茂,趣味盎然。

 

孫中山答題卷 1 孫中山答題卷 2

孫中山先生於1892年完成了醫學課程,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隨後曾在澳門行醫,逢星期天例行割症。康德黎醫生與孫中山先生亦師亦友,怕愛徒因經驗不足而出事,每逢較重要的手術必乘小汽船至澳門,助孫先生一臂之力。孫先生於1893年從澳門前往廣州行醫,並於1894年到檀香山成立興中會,1895年在香港成立興中會總會及策劃第一次革命起義,這是後話。

1896年2月8日,康德黎醫生正式在港結束了教學生涯,取道檀香山(今夏威夷)回英國,西醫書院同人為感謝他對學校的貢獻,聯署了以下的一封感謝函給他,日期是1896年2月5日,亦即他離開香港的前三天。

香港西醫書院送別康德黎醫生的署名函 香港西醫書院送別康德黎醫生的署名函

康德黎在回國的途中,在檀香山巧遇孫中山先生。自1895年革命首義失敗後,孫中山先生從廣州經澳門來港,然後東渡日本,再在年底剪辮易服,前往檀香山。二人在檀香山會面,可說是他鄉遇故知,更相約稍後在倫敦聚舊,此次偶遇為1896年的倫敦蒙難事件埋下伏線。

《倫敦蒙難記》初版,1897年。孫中山先生在檀香山停留半年後,於1896年6月赴舊金山(今三藩市),再經紐約轉抵英國。9月30日,孫先生抵倫敦,10月1日訪晤康德黎醫生。其間,孫先生的行蹤一直為清使館密探所監視。至10月11日,孫先生更被清廷駐英使館誘捕,經康德黎醫生等人的營救及英外交部的干涉,始於10月23日獲釋。倫敦蒙難的十三天使孫先生聲名大噪,被歐美各國公認為中國的革命領袖。1897年1月21日,《倫敦蒙難記》的英文初版(Kidnapped in London)以孫逸仙(Sun Yat Sen)的名字出版,但據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黃宇和院士的考證所得,此書實出自康德黎醫生的手筆。

 

孫中山先生於倫敦舉行的講座傳單,1897年。孫中山先生於倫敦蒙難後,聲名度大增,被邀約到英國各地講演。1897年3月11日晚,孫先生便與康德黎醫生在倫敦聖馬丁市政廳(St. Martin's Town Hall)出席一個有關中國問題的講座,孫先生發表了一篇有關中國政府的文章,與會者接近260人。這是當日講座的宣傳單張,收益撥交查靈十字醫院(Charing Cross Hospital)。

孫中山先生在倫敦蒙難後,在英國周遊各地、博覽群書,所見所聞充實了他的革命思想,三民主義的理論遂告形成。至於康德黎醫生,離港返英後仍執醫業,1921年更創辦了熱帶醫藥衛生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二人一直保持往來及通訊。1912年(即民國元年),康德黎醫生著有《孫逸仙與中國的覺醒》(Sun Yat-sen and the Awakening of China)一書,揭示孫先生領導革命的目的和建設新中國的步驟,使世人對中華民國有更透徹的了解,可見其人一直是孫先生革命運動的忠實支持者。孫中山先生在1922年用英文出版《實業計劃》(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China)一書時,曾在扉頁題字,把此書獻給康德黎醫生及其夫人,原文是"This work is affectionately dedicated to Sir James and Lady Cantlie, my revered teacher and devoted friends to whom I once owed my life."及後,康德黎醫生在他的愛徒病逝後一年,即1926年逝世,為這段難能可貴的師生友誼劃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