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stop
play

孙中山与关景良

香港孙中山纪念馆的常设展览,除重点介绍孙中山先生的生平事迹外,亦以他本人为核心,旁及他周遭的亲属及友人,特别是与他在港经历相关的历史人物。综观孙中山先生的一生,以1883年至1892年在港完成中学及专上教育的一段时期与香港关系最为密切。就是在这前后九年的日子里,孙中山先生在香港受洗为基督徒,并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革命友人,孕育了划时代的革命思想。现试以关景良为例,透过数件拟于香港孙中山纪念馆陈列的珍贵文物,展示其人与孙中山先生的密切关系。

关景良(1869-1945)的父亲关元昌,据说是第一位华人注册牙医,有「中华牙医鼻祖」的称誉。关元昌与黎氏共生有十子五女,其中关景良排行第七。关景良既生于医学世家,所以他在拔萃书室完成了中学课程后,很自然便选择了悬壶济世为出路,到香港西医书院学医。香港西医书院是香港第一所传授西方医学知识的学校,伴随雅丽氏利济医院于1887年成立,创办人是本港华人领袖之一的何启。香港西医书院在成立后的数年间,授课的地点都是在雅丽氏医院内,所以孙先生五年的学医生涯都在医院内度过。香港西医书院成立初期学生人数不多,在1887年入学学生的人数只有12人,直至1892年第一届学生毕业时,全校亦只有18名学生。在1887年入学的首批学生当中,便包括了孙中山先生和他的挚友关景良。

这张照片拍摄于1890年前后,地点是在雅丽氏医院的三楼。简又文曾根据关景良的忆述,把这张照片的拍摄过程记录如下:

有一天下午,总理与尢列、杨鹤龄、陈少白畅谈革命之下,关医生亦与焉。众议拍照留念,四人即于医院三楼外廊坐列。惟以背景即为医院之割症室,殊不雅观。时关氏最年幼,亟为奔走取屏风障割症室,毕,以阳光垂暗,仓卒挨立四人之后。

前坐的四人从左至右分别是杨鹤龄、孙中山先生、陈少白及尢列,各人因志同道合,常聚首于杨鹤龄的祖店杨耀记内议论时政,「大放厥词,无所忌讳」,故有「四大寇」的称号。

关景良在西医书院求学期间,不单与孙先生是同窗,更是宿友,二人同住于西医书院二楼的宿舍内,交情至深。关景良的妻子李月娥(Lee Kam Amoe)是一名檀香山华侨,其父亲李康平是孙眉(孙先生长兄)在夏威夷的邻居,而关景良夫妇便是经孙中山先生一手撮合的。1892年1月6日,关景良与李月娥在香港举行婚礼,两位见证人分别是孙中山先生及西医书院的同班同学王世恩。他们举行婚礼的地点,正是香港第一间华人自立的教会堂 ─ 道济会堂。孙中山先生早于17岁来港时,已在公理堂受洗为基督徒;及后在港学医期间,更经常到道济会堂听道于会牧王煜初,与该会的长老区凤墀及会友何启亦师亦友,彼此在会堂内议论时政的经历,使革新思想植根于孙先生的脑海中,而道济会堂亦堪称为19世纪下半叶在港倡导改革言论的「重镇」之一。

1892年7月23日,香港西医书院举行了首届的毕业典礼,孙中山先生与江英华二人获校方颁授「香港西医书院医药及外科证书」(L.M.S.H.: Licentciate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of the 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kong)的专业资格。当年西医书院颁发给二人的毕业证书,经过岁月的流逝,现已不知所纵,但较二人迟一年毕业的关景良,其毕业证书承蒙关家后人的妥善保管,至今依然完好无缺。在这张毕业证书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签发日期是1893年11月28日,距今已超过一个世纪。证书上还可看到各科老师的署名,当中包括了任教法医学的何启及外科的康德黎,此二人对孙中山先生日后的革命事业影响深远。特别是康德黎医生于1896年孙先生伦敦蒙难期间予以营救,使孙先生不致被清使馆引渡回国处死,而孙先生更因此次蒙难而声名大噪,被海内外公认为中国革命运动的领袖。

关景良在母亲的反对下,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孙先生的革命运动,但他与孙中山先生及各革命志士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1893年在西医书院毕业后,他曾一度负责江南沿江炮台医务事宜,然后重返香港行医,为中华医学会及香港养和疗养院(养和医院前身)的创办人之一。

'四大寇'与关景良的合照
"四大寇"与关景良的合照

关景良的结婚证书
关景良的结婚证书

关景良的毕业证书
关景良的毕业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