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stop
play

孙中山与康德黎

康德黎医生

康德黎医生(James Cantlie,1851-1926)是一位原藉苏格兰的外科医生,1887年来港到雅丽氏利济医院(Alice Memorial Hospital)行医,并在他倡议下创办香港西医书院(The 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kong),以医院为实习的场所。1889年至1896年间,康德黎医生继孟生医生(Patrick Manson)出任该校第二任的教务长。康德黎医生当年在西医书院教学时,曾讲授解剖学。现藏英国的康德黎档案中,便有一批学生的解剖学考试答题卷,日期是1887年12月9日,当中包括了孙中山、江英华及关景良等人。下图所示为孙中山先生当年亲笔书写的答案,图文并茂,趣味盎然。

 

孙中山答题卷 1 孙中山答题卷 2

孙中山先生于1892年完成了医学课程,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随后曾在澳门行医,逢星期天例行割症。康德黎医生与孙中山先生亦师亦友,怕爱徒因经验不足而出事,每逢较重要的手术必乘小汽船至澳门,助孙先生一臂之力。孙先生于1893年从澳门前往广州行医,并于1894年到檀香山成立兴中会,1895年在香港成立兴中会总会及策划第一次革命起义,这是后话。

1896年2月8日,康德黎医生正式在港结束了教学生涯,取道檀香山(今夏威夷)回英国,西医书院同人为感谢他对学校的贡献,联署了以下的一封感谢函给他,日期是1896年2月5日,亦即他离开香港的前三天。

香港西医书院送别康德黎医生的署名函 香港西医书院送别康德黎医生的署名函

康德黎在回国的途中,在檀香山巧遇孙中山先生。自1895年革命首义失败后,孙中山先生从广州经澳门来港,然后东渡日本,再在年底剪辫易服,前往檀香山。二人在檀香山会面,可说是他乡遇故知,更相约稍后在伦敦聚旧,此次偶遇为1896年的伦敦蒙难事件埋下伏线。

《伦敦蒙难记》初版,1897年。孙中山先生在檀香山停留半年后,于1896年6月赴旧金山(今三藩市),再经纽约转抵英国。9月30日,孙先生抵伦敦,10月1日访晤康德黎医生。其间,孙先生的行踪一直为清使馆密探所监视。至10月11日,孙先生更被清廷驻英使馆诱捕,经康德黎医生等人的营救及英外交部的干涉,始于10月23日获释。伦敦蒙难的十三天使孙先生声名大噪,被欧美各国公认为中国的革命领袖。1897年1月21日,《伦敦蒙难记》的英文初版(Kidnapped in London)以孙逸仙(Sun Yat Sen)的名字出版,但据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黄宇和院士的考证所得,此书实出自康德黎医生的手笔。

孙中山先生于伦敦举行的讲座传单,1897年。孙中山先生于伦敦蒙难后,声名度大增,被邀约到英国各地讲演。1897年3月11日晚,孙先生便与康德黎医生在伦敦圣马丁市政厅(St. Martin's Town Hall)出席一个有关中国问题的讲座,孙先生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国政府的文章,与会者接近260人。这是当日讲座的宣传单张,收益拨交查灵十字医院(Charing Cross Hospital)。

孙中山先生在伦敦蒙难后,在英国周游各地、博览群书,所见所闻充实了他的革命思想,三民主义的理论遂告形成。至于康德黎医生,离港返英后仍执医业,1921年更创办了热带医药卫生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二人一直保持往来及通讯。1912年(即民国元年),康德黎医生著有《孙逸仙与中国的觉醒》(Sun Yat-sen and the Awakening of China)一书,揭示孙先生领导革命的目的和建设新中国的步骤,使世人对中华民国有更透彻的了解,可见其人一直是孙先生革命运动的忠实支持者。孙中山先生在1922年用英文出版《实业计划》(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China)一书时,曾在扉页题字,把此书献给康德黎医生及其夫人,原文是"This work is affectionately dedicated to Sir James and Lady Cantlie, my revered teacher and devoted friends to whom I once owed my life."及后,康德黎医生在他的爱徒病逝后一年,即1926年逝世,为这段难能可贵的师生友谊划上句号。